您的位置:

首页> 科学幻想> 奴役丸

奴役丸 - 奴役丸

  何兰教授发明了一种可以控制别人思想的药物,令对方作出完全与自己思想相违的事。他不禁沾沾自喜,不料这药物却招求杀身之

    霍华和何兰是一对生死之交,他们无论有什幺心事都互相交谈,绝不隐瞒。可以说两人的相知比他们自己还要深。

    但他们各有不同的职业,霍华是个作家,何兰是个教授,他专门研究药物对人体及精神状态的奇妙反应。

    何兰时常对霍华说:「人的意志是非常软弱的,它可以用药物加以控制。」

    霍华道:「我相信。但是我不希望有这种药物出现,它势将扼杀人类的自由;进一步说它可能使一部分人为另一批人所奴役。」

    「理论虽然不错,但事实是,各国都在发明控制别人思想的药物,最普通的莫如迷幻药,服后令人理智尽失,或是春情勃发,作出完全与自己思想相违背的事。」何兰侃侃而谈。

    「又如某一国家发明的『勇敢丸』,给战场兵士服食,服后根本不知道有危险的存在,横冲直撞,所向无敌。你说这不就是控制别人思想吗?」何兰取出嘴上的烟斗,喷了两口烟圈,怡然地说。

    「我同意你的讲法,但是我真害怕,将来要是发明一种药物,能叫别人做什幺便做什幺,那实在太危险了。」霍华道。

    「不瞒你说!」何兰忽然放低了声调。神秘地道:「我有一样药物已接近研究成功,它可以令别人照着我的心意去做事,一如受了催眠一般。」

    「真有这样的药?」霍华皱眉道:「你最好不要发明出来,免得遗害人类。」

    「可是我已经接近成功边缘了,我实在忍不住要试验一下。」何兰兴奋地道:「你知道科学家的脾气,为了证明实验的结果,他们就是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。你怎能叫我半途而废?」

    霍华道:「你发明的到底是什幺东西?」

    「是一种药丸,」何兰教授咬咬烟斗说:「两片极小的药丸,名为A丸、B丸,只要你把A丸吞入肚中,而我又在口中服食另一枚B丸的话,我便可随意指挥你去做什幺事,就像你是我躯体的一部分一样。」

    「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,不过,如果你已研究成功,我倒愿意试试。」

    「好主意,这就是我今天请你来此的目的。因为这是我最大的秘密,除了你之外,我还不想别人知道。」

    何兰说完,便珍重地在壁橱中取出两瓶药丸来,一瓶是黄色的,名:A丸;一瓶是绿色的,名:B丸,都与一般人服食的药丸无异。

    霍华接过一枚黄色的药丸,看了一眼,有点迟疑道:「这不会有什幺副作用吧?」

    「没有,只要两小时后,药力便自动消失。而且,只要服食绿色药丸的人没有对你发施号令,则你一样不会有什幺越轨的行为,和正常人无异,只是觉得头脑稍为混乱一点而已。」何兰教授说完,给他一杯清水。霍华便鼓起勇气,把药丸服下。

    于是,何兰也服下一粒绿色的药丸。

    在三分钟内,两人坐着,相对无言。

    何兰教授道:「你的药力应已发作了。我现在要你把咖啡倾倒在地板上。」

    说也奇怪,霍华虽然极力抑制自己,不要听他的指挥,但他的右手却不由自主地去拿起桌上的咖啡,把它倒泼在地上。

    霍华见自己把咖啡倒在地上,他心中惊觉:(真的照着何兰教授的指示去做了。)

    何兰微笑着,稍停一会,他嘴上没有出声,但心中在说:「我的老友,请你站到窗口上,作跳楼状,但不要真正跳下去。」

    他的话虽没说出来,可是霍华却像被感染一般,真的站起来,走到一个玻璃窗前,打开窗子,站在窗沿上,摇摇欲坠,不过没有真的要跳下去的企图,如果何兰教授的心念要他这样做,他是会跳下去的。

    窗外凉风习习,这是四楼高处,霍华站在上面一点也不觉危险,他只等何兰的号令,看他下一步叫他怎幺做。

    何兰在心中叫他:「我的老友,下来吧,我的实验到此为止,我已经非常满意了。」

    于是霍华从窗框上爬下来,重新坐到客厅的沙发椅上。

    何兰又在心中叫道:「我的老友,这里没有别人,我要你脱光你的衣服,坐在我的面前。」

    霍华照着他的话,把衣服脱得清光,坐在沙发椅上。

    何兰哈哈大笑。

    两个钟头过后,霍华的药力完全消失了。他发现自己裸体坐在沙发上,十分吃惊。

    「咦,我的衣服呢?」

    「你的衣服是你自己脱掉的!」何兰笑道:「这证明我的药丸已成功了。请你坦白告诉我,你的感觉怎样?」

    霍华满面羞愧,把衣服穿回,想了一想,道:「起初,我的脑子有点混乱,后来便变成一片空白,你心中想的什幺,便变成我的思想,自然而然地照着去做。」

    何兰教授笑道:「这证明我的研究已经成功了,只要谁服食了我的药丸,谁就会受到我的控制。」

    霍华忧形于色道:「虽然如此,我劝你千万不要把这药丸面世,因为它会遗祸无穷的。」

    「你放心。我不会随便公布出去,以免这些药丸落在野心家的手中。」何兰向他保证道。

    「这样我就比较放心了。」霍华拍拍他的肩头,告辞而去。

    这天,何兰教授的心情非常兴奋,他发明了一种举世独有的药物,决不能够只让一个人知道,他想再尝试一下。晚上,他独自一人到那些花街柳巷去,坐在一家下等酒吧内,叫了一杯酒。

    「先生,请我吃杯酒吗?」一个年华双十的妓女过来询问,她的相貌还不算丑陋。

    「自然,妳要喝些什幺?」

    女郎叫了酒,何兰教授悄悄在她酒中投下一粒黄色的药。然后,他拿一粒绿色药丸自己服下。

    「这是什幺?」女郎打趣笑道:「是壮阳药吗?」

    「差不多。」何兰教授微笑:「要不要和我打赌?」

    「打赌什幺?」

    「打赌我在十分钟内,能令妳脱光衣服在大街上走一个圈。」

    「笑话!」女一郎饮了一口酒几乎喷了出来:「我不信你有这种能耐!」

    「我们打赌十元,怎样?」

    「好的。」女郎说。

    许多酒客听说他们打赌,都围过来看热闹。十分钟后,何兰对女郎说:「现在,时候到了,我要你脱光衣服,到门外街道上走一个圈。」

    女郎望了他一眼,果然听他的话,把衣服一件一件除下,脱得光光的,然后,向街上走去,旁观的酒客大声哄笑鼓掌。

    女郎走了一圈回来,依然坐在位子上,何兰道:「把衣服穿上吧,我和你打赌是开玩笑的,现在我给你十元,我要走了。」

    何兰教授对自己的新发明心满意足。他今年才卅四岁,在此之前,由于醉心科学研究,从未想过男女问题;另一方面,他自己的面孔长得很长,自惭形秽,没有动过追求异性的念头,这时他有了这种药丸,便不免妙想天开,暗想大可利用这种药丸完成他的慾望。

    他的第一个进攻的对象是邻居的一个美女。这美女名叫杜丽莎,大概是个高级掘金女郎,身材美妙。何兰时常在对窗看到她带一个有钱的大户回来。可惜惊鸿一瞥,不能饱餐秀色。

    这时有了药丸,他的想法不同了,他觉得也许有机会接近一下这个美人。

    清晨,他打开窗子,恰巧看见隔邻卧室的社丽莎,穿一件薄薄的睡衣,好不动人。

    「杜丽莎小姐。」他微笑点一点头。

    「你好。」杜丽莎很错愕,这位先生从来没有对她打过招呼的。

    「有一件事情想和妳商量,可以到府上来拜访一下吗?」何兰说。

    「自然,欢迎之至。」杜丽莎很大方地说。

    何兰带了两种药丸,走过邻家去。

    杜丽莎披了一件晨褛出来迎接,胸前半敞,风姿迷人。

    何兰吞了一口涎沫,长期来在学术研究下压抑着的情慾,这时竟澎湃起来。

    「早上你不喝酒吧,请喝一杯咖啡。」杜丽莎倒了一杯饮料递给他。

    何兰有一搭没一搭和她谈些闲话,趁她不觉时,便在她的杯中放进一颗黄色药丸,他观察一下,屋内没有佣人,正好合他的心意。

    杜丽莎毫不介意,把咖啡一饮而尽,说道:「何教授,你好像有什幺特别的事情见教?」

    「有的。」何兰说。

    「我想在十分钟内看看妳裸体的美态。」何兰教授说。

    杜丽莎心想:(这个人真在胡说八道!)但她平时受惯男人打趣式的揶揄,也不大在意,微笑道:「什幺使你这样肯定?」

    「暂时不能告诉妳。」何兰故作神秘。

    十分钟后,何兰在心内轻轻唸道:「杜丽莎,妳在我面前脱下衣裳,脱吧,脱吧。」

    杜丽莎怔怔地望着他的眼睛,果然照着他的话,把宽敞的晨褛除下来,按着是她的睡衣。

    何兰对着她美丽的嗣体,简直看得呆了,他不知如何是好。最后,他心中说:「杜丽莎,请引导我到妳的房中去。」

    杜丽莎果然站起来,亲亲热热地拉了他的臂膀,走进她的房中,把房门关起来。

    这样他们就演出了一幕风流的活剧。

    不到两小时的时光,何兰便离开她的家。他怕药力过后,杜丽莎会对他寻根问底。

    杜丽莎依然赤裸地躺在床上,不久药力已消散,她的脑筋恢复清明,觉得身体有异。暗暗想起刚才的事情,知道邻居那科学家佔了她的便宜。

    她怒气冲冲,拨了一个电话给何兰:「你这个斯文败类,瞧不出你一本正经,却是个衣冠禽兽。你知道,在我不乐意的时候,我是不陪任何人上床的……我现在要打电话到警局控告你!」

    「不……不……」何兰急道:「请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。我发明了一种新药丸,让我过来向妳解释。」

    何兰再度到杜丽莎家去,把发明两种药丸的事,坦白告诉她,并请求她的谅解,以后再不会发生同样的事。

    杜丽莎愈听愈生气,她认为何兰有了这种药丸,可以任意为非作歹,非报警加以揭发不可。

    何兰听说杜丽莎要揭发他的罪行,不免情急起来,一把抓住她,和她纠缠。杜丽莎愈挣扎,何兰愈紧张。

    小几上有铜像摆设,何兰顺手举起,砸在杜丽莎的头上,打得她头破血流,倒在地上,顿时一命呜呼。

    何兰教授目瞪口呆,这是他第一次杀人,而且未免莫名其妙,因为他根本没有杀人的意图。

    但他是科学家,头脑终究比别人精细,便儘可能抹去有关的指纹和痕迹,然后回去家中。

    下午,到杜丽莎收拾房子的老佣人发现杜丽莎被杀,仓皇报案,警方到场调查后,没有头绪,由于女死者只穿睡衣,在挣扎时半身赤裸,且事前有过性行为。怀疑是一宗情杀案。

    于是,警方的侦察目标都指向和杜丽莎有过交情的男客身上,绝对没有想到会是邻居一个科学家的所为。

    何兰阅报后,舒了一口气。但与社丽莎片刻温柔的情景,时时重现他的眼前。和女人相处原来是这样愉快的……尤其是在她心甘情愿之下……那种享受难以比拟。

    他忍不住要再找一个对象。

    「找一个妓女吧?」他想。但对妓女,他一直没有胃口,他怀疑妓女的身子是不乾净的。

    所以他虽曾试过召妓,但当与妓女同床共枕的时候,他的劲头便消失殆尽。付了账便离去了。

    他决定要找普通女人,但为了防别人认出,需要经过化装。

    老友霍华这天又来看他,对他再次提出一次忠告:「那种药丸会为祸人间的,最后可能连累你自己,还是赶快把它毁掉的好。」

    「我自有分寸。」何兰微笑道:「你儘管放心。」

    据说,犯罪的经验非常奇怪,当一个人犯过首次罪后,觉得再犯一次,也没啥稀奇。

    何兰决定进行第二次行动,对象是一个女学生。

    这女学生是他系内一个漂亮的性感女郎,虽然学问不太好,身材却是第一流的。她的名字叫花雅。

    这天,他对花雅说:「有一个实验要请妳协助一下,妳愿意不愿意?」

    花雅自然没有什幺异议。

    何兰把她引至实验室中,对她说:「妳只坐在这里,我给妳服食一粒药丸,然后观察妳的反应。」

    「不会有危险吧?」花雅本能地反问。

    「不会。」何兰道:「我也一同服食一粒。」他把另一粒绿色药丸服进自己口中。

    于是花雅安心服下了,在数分钟后,她觉得神智渐渐有点模糊,脑子空白一片。

    一个清晰的声音道:「把妳的衣服脱下来。」

    这是花雅唯一听到和理解的命令,她照着那句话去做,把衣服全部除下,露出动人的富有魅力的身材。

    「真是上帝的杰作:」何兰叹一口气道。

    「过来,过来。」他吩咐说。

    花雅依着他的吩咐走过去,何兰把她拥抱,热烈地亲吻。

    起初,花雅的反应有些淡漠。

    何兰在心中说:「花雅,我是妳心目中期待的爱人,妳曾经为我疯狂、为我颠倒,现在,妳已在我怀中,还迟疑什幺?」花雅的反应果然便不同了。她如癡如狂地吻着何兰,把身体像蛇般缠绕住他。她的热情像海水无边无际地泛滥,几乎把何兰掩盖了。

    何兰享受了快乐、幸福的两个钟头,他真希望这时光能无限期延长下去,但是花雅的药力已消退了。

    花雅醒转之后,发觉自己和何兰教授一同在床上的尴尬情景,吓得她急拉床单掩着胸部。

    本来花雅也不是没见过【世面】的女郎,她和男孩子上床已不是第一次了,但由于事前没有準备,才令她心里吃惊。

    何兰坐起来想向她解释,更吓得她夺门便跑。

    「不行!」何兰怕她跑出实验室,便会把丑闻传扬出去,急从床上跳下来抓住她。花雅愈挣扎,何兰愈扼紧,最后竟把她活活扼死了。

    花雅已死,何兰把她暂时藏起来,到了夜阑人静才把她抛到校园的山边,把她的衣裳散布在附近,造成被姦杀之象,才回去家里。

    第二天,自然又是一段轰动的新闻。在大学的校园里发现裸尸,死的是美丽的肉弹校花!

    自然没有怀疑到以学术着名、一向举止斯文的何兰教授身上。

    一场风波又这样过去了。

    于是何兰的胆子愈来愈大,他甚至想向一个在街上从不认识的女人下手。

    他专门在一些上流舞厅和咖啡馆场所观察,看看有无称意的女子。

    一天,他刚走入丽蕙餐厅,眼前一亮,只见一位贵妇型的女人坐在一个卡位上喝咖啡,风姿绰约,媚态撩人,他认出这是女明星夏芝兰。

    夏芝兰的身旁没有男人,他觉得机会来了,便上前一鞠躬道:「夏芝兰小姐,久仰大名,幸会,幸会。」

    他自我介绍一番之后,便说:「能够为我签一个名吗?」

    他手忙脚乱地在公事包中取出一本册子来请夏芝兰签名,却暗中投下一粒药丸到夏芝兰的杯子内。

    夏芝兰一点也不发觉,把签了名的册子交回给他。

    何兰在餐听中得了女明星夏芝兰的签名,道了谢,便坐回隔邻的一个座位上,若无其事地看着当天的报纸。

    其实,他的眼角偷偷瞄着夏芝兰的动态,见她饮下了那杯饮品,他自己便也把一粒绿色药丸服下。

    数分钟后,他计算时机已到,便在心里叫道:「夏芝兰小姐,让我们一同出去吧。」

    夏芝兰望了他一眼,像受了感应一般,招手叫侍者结账,按着出门而去。

    何兰跟在她的后面,心里又叫道:「夏芝兰小姐,让我们一起到新都会酒店去吧。我是你想念已久的爱人,妳渴望和我见面已不知多少年了,现在还迟疑什幺,快来搀着我的胳臂,让我们去寻欢作乐。」

    夏芝兰果然回过头来,嫣然一笑,等候他上来,挽着他的臂膀,一同向新都会酒店走去。

    在酒店里,他们像夫妇一般,开了一个房间。不久便颠鸾倒风,享尽风流快乐。

    鉴于过往两次都闹出了命案,何兰不敢造次,在度过一个半钟头后,便悄悄离房而去,留下夏芝兰仍在床上满怀春意地裸睡着。

    事有凑巧,何兰出来时轻轻掩上房门,态度有点鬼祟,给侍者发现了,他觉得奇怪,这人是与一个漂亮女郎一同来开房,为什幺一个人悄悄离去?

    他推开房门一看,见夏芝兰全身赤裸躺在床上,媚态撩人。她见了他,招手叫他过去,似乎意有未尽,还没有得到满足。

    侍者是个二十刚出头的青年,血气方刚,那里受得住这种诱惑,何况夏芝兰是银幕上有名的美人?

    他略一迟疑,把房门掩上,三脚两步扑在她的怀中。

    夏芝兰热情如火,把侍者弄得如醉如癡。但是也就在这片刻之间,夏芝兰的药力消失了。

    她的药力一消散,可以想像那情况是如何尴尬。

    平日是个自视甚高的女明星,现在却躺在一个酒店侍者的怀中,一任他为所欲为,是可忍孰不可忍……

    她忽然高叫起来:「救命呀!非礼呀!」

※ jkforum.net | JKF捷克论坛

    侍者大惊,急掩着她的嘴巴,说道:「是妳叫我过来的,怎可以怪我?」

    夏芝兰不理,依然大叫。侍者情急,把枕头拉过来,狠狠地压住她的嘴巴。

    她再也叫不出来了,她的脸胀得通红,两眼睁得很大,终于两脚一挺,断了气。

    侍者鬆开手,站起身来,披上衣裳,立即出去报案,说在房中发现女尸,而刚才那男客已经离去。

    当何兰在家中听到电台广播的消息时,吃了一惊,夏芝兰是活着的,现在怎会被枕头压死,是谁把她杀死的?

    无论如何,他的嫌疑让黄河水也洗不清,酒店的登记员见过他的面孔,侍者也见过他,他必须逃走,以暂避风头。

    果然,第二天报上刊出何兰的绘图假想相貌,追寻兇手,昼得相当神似。何兰大吃一惊,把鬍子剃去,隐居在一家下等旅馆中,不敢随便露面。

    何兰教授失蹤的消息,加上报上捉拿兇手的绘图,大家都断定何兰一定就是那个人,而女学生花雅之被杀,看来何兰也是最大的嫌疑犯了。

    何兰不敢以本来身份露面,感到十分痛苦。他的生活过得很寂寞,每天在小酒馆或小咖啡室里闲坐度过。

    小咖啡室有个女侍叫阿敏,很同情他,虽不知他的来历,常常与他闲聊几句。

    何兰的老毛病不觉又发作了,他问阿敏几时休息,可不可以跟他出去吃饭消遣,阿敏欣然同意。

    这天晚上九时,便离开了咖啡室在外面会他。

    在阿敏离开咖啡室之前,何兰曾在她一杯饮料中放下一粒药丸才离开,他料想阿敏在出来之前,一定先把那东西饮完。

    可是事有凑巧,阿敏由于心急与他会面,忘了那杯饮料。她的一个伙伴……一个男侍役阿汤却一时口乾,把它喝下了。

    何兰并不知道内情,他自己也服下了绿色药丸,在家里叫道:「来吧,我心爱的人儿,我在XX街X号等你,快上来吧。」

    他以为阿敏一定来会面的,那知阿敏却去了河边……何兰经常坐在河边那里看风景的地方。

    「我的爱人,我渴望拥抱着你,渴望与你融成一体……」何兰继续喃喃的唸着。

    在这时候,咖啡室的侍者阿汤像失魂落魄一般,从店中走出来,向XX街X号何兰的住处走去。

    他在外面敲门,何兰一开门,吓了一跳:「怎幺会是你?」

    阿汤不由分说,一把拥抱着他:「我的爱人,我要与你融成一体……」

    何兰大叫:「救命,救命呀!」但已经太迟了,阿汤像疯狂一般,把他压倒在地。

    当阿汤药力消退之后,何兰也已奄奄一息。

    阿汤一看四周的环境,惊异地问:「我怎幺会在这里?」

    他又见到何兰的情状,吓了一跳,赶快溜走。

    他走了很久之后,阿敏才来到何兰的住处,她在河边找不到何兰,在多方打听之下,才找到这地点。

    一见何兰这样子,还以为他被人殴伤了。服侍他上床睡觉,一直陪他坐着到天亮。

    当何兰清醒时,见阿敏坐在床边,惊道:「妳还未走?」想起以往几次女方死亡的经验,使他惊心动魄。

    阿敏微笑道:「我不走,我喜欢你,我要陪着你。」

    何兰的惊异更甚了,难道她的药力到现在还未消退?

    何兰一惊而起道:「阿敏,我不是有意的,请妳原谅我。」

    「我不懂你说什幺,我来到,看你倒在地下好像受伤了,才扶你上床休息的。」阿敏说。

    何兰想起夜来的遭遇,确是有些糊涂,他开始记忆起来了,男侍役阿汤对他的粗暴,令他受创甚巨,他一定是误喝了阿敏的一杯饮料。

    「昨晚妳出来前,饮了那杯牛奶没有?」

    「没有,咦,我忘记了,你怎会知道的?」阿敏笑道。

    「唉,难怪。」何兰啼笑皆非。

    阿敏坐在他床边上,亲密地问:「你笑什幺?」

    何兰摇摇头,不知该怎样解释。阿敏突然在他脸上吻了一下,然后羞怯地转过脸去。

    何兰受宠若惊,他从没想到一个女人没吃过他的药丸,也会喜欢他的。

    「阿敏。」他轻叫一声。

    阿敏回过头来,何兰把她的头拉下来,两人深深地吻着。阿敏反应热烈,这决不是由于药丸的关係,何兰是深知道的,他感到兴奋,也感到骄傲。原来不用药丸,阿敏对他也那幺热情。他看错了女人,也看错了自己,以为一定用药物才能打动女人的春心。

    他和阿敏过了很愉快的一个早晨。

    阿敏在床上问他:「我真奇怪,像你这样斯文而有学问的人,怎幺也会失业?」

    「唉,一言难尽。不过,我相信,再经过最后一次努力,就可以达到我的心愿了。」

    「什幺心愿?」

    「暂时不能说,但请妳告诉我,如果我有钱,妳愿意和我远走高飞,双宿双栖吗?」

    「自然愿意。」阿敏把头伏在他的怀中。

    何兰感到心满意足,雄心万丈。

    他开始留意一些财务银行的活动。

    他发觉有一家财务公司规模不大,经常只有一位经理和一位女职员在上班。

    何兰对这家财务公司开始注意后,便藉故进内攀谈,说要做一笔生意,必须要借用现钞。

    经理骆伯热诚招待,双方约好一个日期,由何兰提供适当的楼产股票作为保证,以换取骆伯的百万元现金钞票。

    另一方面,何兰已订好赴南美的两张机票,準备把鉅款一骗到手后,便与阿敏远走高飞。

    这天,何兰先电约骆伯到他家午饭,阿敏权充何太太,热情款待骆伯。

    在适当的时候,何兰便把一粒药丸投入骆伯的杯中,三人谈笑甚欢。

    饭后,何兰跟骆伯到财务公司去提款。

    何兰在心中对骆伯说:「骆伯,我是你最信赖的朋友,你把一百万元现金交给我,让我替你投资,可把二百万的现金赚回来。」

    骆伯像受了催眠一般,回到财务公司后,果然乖乖地把一百万元现钞交给何兰,何兰放在一个皮箱内,便即离去。

    财务公司的女秘书觉得有些奇怪,何以骆伯没有照过去一样,要求对方提出适当的证件。

    骆伯笑道:「他是我的老朋友,我对他非常信任,这笔钱是我交给他做生意的。」

    女秘书愈听愈觉不对,把这件事悄悄报告总公司董事长。

    董事长一听大惊,立即下令截查,到这时,骆伯的药力也醒了。他自己也惊得失魂落魄,除了报警之外,立即四处找寻何兰的下落。

    此时,何兰与阿敏早已化名飞赴墨西哥去了,那里还寻得到他?

    何兰很兴奋,他手上有一百万美元,身边又有一个体贴的年轻女人,夫复何求?

    他决定在墨西哥再过新生活,一切重新做起。

    可是在墨西哥住下两个星期后,他便发觉事情不对劲。

    虽然美国的法律无奈他何,而且他用了化名,但是墨西哥的黑社会分子却神通广大,已有A、B两帮人士分别派人来【拜访】他。认为他已吞了一笔巨欺,应该拿一半出来,给当地众兄弟共享,这样他才有资格在墨西哥长久住下。否则,他的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   何兰在几经考虑之下,又与阿敏商量,不得不加入A集团,受到A集团首领胡滔的保护。

    B集团虽然恨之入骨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  A集团起初只要求何兰把五十万美元拿出来均分。但这些人都贪得无厌,不久,又连何兰的另五十万美元也榨了出来。何兰非但一贫如洗,而且两夫妇都在黑社会的威胁之中,这时真是后悔莫及。

    胡滔见再榨不出何兰的油汁来,便要迫阿敏去充当妓女。何兰坚决不肯。在无可奈何下,把他的特殊本领对胡滔说出来。

    胡滔大喜,一拍他的肩膊道:「你为什幺不早说,这样我们都可以发达了。」

    于是在A集团的安排下,布置了几次赌局,吸引大富翁上钓,由何兰发挥【药丸】的作用,让富翁们乖乖地把鉅款交出来。

    胡滔又迫何兰用药丸去诱骗纯洁少女,令她们当娼。

    何兰至此才想起老友霍华的说话:「你发明这种药丸,是只有害处,没有好处的。」

    由于良心受到谴责,何兰活得非常痛苦,每天借酒浇愁,他的面貌都改变了,变得又瘦又老。

    阿敏不能常常陪着他,反而在胡滔有喜庆宴会的时候要去相陪,她不敢推却,日中以泪洗面。

    有一天,何兰和阿敏抱头痛哭,两人决定再也不要活了,他们宁可痛痛快快地死去,也好过这样委委屈屈地活着。

    一天,何兰对胡滔献计:「你最大的敌人是谁?」

    「自然是B集团的李歌了,还用说吗?」胡滔沈声说道。

    「我有法子把他消灭。」

    「真的?」胡滔大喜问:「你有什幺妙计?」

    「我听说他一直觊觎你在西区的一家赌场,你佯装卖给他,约他来面谈。届时我在他饮料内下了药,叫他吞枪自杀。那时,他的手下亲眼看见,是他自己做的,与人无尤,无话可说,就算他们反抗,我们人多,也可把他们制伏。」

    「这法子大妙。」胡滔一拍大腿道:「可是有一个问题,李歌是十分多疑的人,他怎肯相信我把那家赚钱的赌场卖给他呢?」

    「有一个办法,你想一想,他最喜欢什幺,你便可和他交换。」

    胡滔想了一想道:「他最喜欢一个女人,叫做莲黛,那是他的心肝宝贝。」

    「好极了,你就说要把那个赌馆交换那个女人。」

    「胡说八道,把我那个赌馆去交换那个姨子,我才不愿哩。」

    「我不是真的要你这样做,只是要你假意说出罢了。」

    「啊,」胡滔道:「是了,怎幺我不想到此点。」

    胡滔决定照何兰的计画行事。

    十二月廿日,圣诞前四天,他和李歌约好了在全城最大的墨西哥饭店见面。

    李歌带了十员手下猛将,亲自赴会。

    何兰扮成酒店的侍者,来回服侍宾客。

    何兰把两杯饮料摆在胡滔和李歌的面前,两杯都下了黄色的药丸。

    何兰自己则服食一颗绿色的药片。

    阿敏站在一旁,含泪注视着丈夫,她不知道今晚会有什幺样的结果。

    A帮和B帮的人马也虎视眈眈,注视着这次大谈判。各人怀中都藏有手枪,只要发生任何变化,便会以极快的手法把枪拔出,立即展开一场龙虎斗。

    胡滔首先把他的条件开出,愿把他在西区的最旺的赌场让给李敬,其实这一条件,事先已告诉李歌,否则李歌也不会亲来谈判了。但胡滔还未说出他所要的代价。

    「你要多少钱?开出来,我李歌最痛快,说一是一,二是二。能付便付。不能付,便拉倒。」

    「那代价自然是你能付的,」胡滔笑说:「问题是你肯不肯。」

    为了取得李歌的信任,胡滔这时捧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。

    李歌受了下意识的引导,也端起前面的杯子。想把酒饮下,他忠心的左右手山杜士叫道:「且慢,老闆。」他抢过满满的酒杯,先嚐了一口,再放回桌上,道:「如果我没事,你慢慢再喝。」

    李歌微笑一下,讚赏他的忠心。胡滔却冷笑一声,不说什幺话。

    李歌道:「你的条件是什幺,说吧。」

    「我的条件是交换你一个普通女人……莲黛。这样的代价,算是十分便宜吧?」胡滔慢条斯理地说。

    「混账。」李歌一拍桌子站起来道:「莲黛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她是我最心爱的情妇。你竟敢提出这个条件,分明是『剃我眼眉』!」

    胡滔不说话,微笑又呷了一口酒。

    山杜士却附在李歌的耳边道:「波士,他虽然存心气你,但你正好将计就计,用莲黛把赌场换过来。要知道,女人多的是,好赌场却难求。只要有钱,再找一个比莲黛美十倍的女人还不容易?」

    李歌一听,觉得这道理很对,盛怒的脸容改为微笑,坐下来,不知不觉地呷了一口酒道:「你居然看上了我那个女人。好,有眼光!」

    「是的,我知道除了用最好的条件,无法换你的宠爱!」

    「哈哈哈……」李歌大笑起来。

    「哈哈哈……」胡滔也大笑,举起酒杯:「来,祝贺我们交易成功!」

    两人举杯。一饮而尽。

    这时,何兰的心情最为紧张,他亲眼注视着他们两个人把每一滴酒吸乾,因为他在两人的酒杯上部下了黄色的药丸,而何兰自己则已服下了绿色药片。

    胡滔回头对左右手道:「把文件拿来,让我们签字!」

    其实这只是拖延时间的行动,胡滔是遵照何兰的嘱咐而施行的,因为药力的发作还需要两、三分钟。

    左右把一叠厚厚的文件捧来,交给李歌翻看,上面大约是写着赌场与美女莲黛交换的条件。

    李歌对文字是一窍不通,不过随手翻翻,便交给山杜士去看。

    何兰默念时间已差不多了,恰巧山杜士在翻阅文件,分散了注意力,于是他在心中全力叫道:「拿出你的手枪,尽快向你自己的脑门发射,不可迟延!」

    已服下药酒的胡滔和李歌,不约而同地,各拔出怀中手枪,对準他们自己的太阳穴「砰」的一声,同时倒在血泊中。

    这一着,大出各人的意外,而且来得太快,任何人都来不及制止。而这两位黑社会着名领袖又是自己向自己开枪,谁也不能指责是对方的阴谋。

    「到底是怎幺回事?」山杜士摇撼李歌大叫,希望问出一个原因,但已经太迟了。

    只有胡滔的左右手谭烈知道原委之所在。

    那日,胡滔曾对他谈过何兰的计画,并嘱咐他,万一何兰有什幺三心两意,立即开枪把他轰毙!

    谭烈满腔怒火,他这时已知道何兰是用一石二鸟之计,把他的大哥杀死,立即举起枪来,向何兰发射!

    何兰中个正着,仆倒地上,阿敏情急,从大听的另一边呼叫他的名字跑过来。

    其他人等一闻枪声,不管三七二十一,也拔出枪来向对方发射。

    两派黑社会人物互相乱轰,打得玻璃四射,杯盘横飞,双方人手也死伤七七八八,可怜阿敏还末跑到何兰身旁,已中枪倒地,扑在一张长桌之下,距离何兰还有数码之遥。

    何兰胸口中弹,两眼发黑,自知已不行了。早已立了必死之心,倒也没有什幺牵挂,唯一不放心者,是还没有和阿敏话别。

    他的耳鼓中隐隐似听到阿敏呼喊的声音。

    「阿敏!」他也 起头来,有气无力地叫喊着。

    虽然他的叫声是这样轻微,重伤的阿敏还是听到了。

    「何兰,我在这里!」她移动着身子,吃力地向他那边爬过去。

    「阿敏!」何兰也想爬行,但是他只动了一动,便痛彻心肺,无法再向前移。

    倒是阿敏爬呀爬的,勉强爬近他的身旁,两人伸出一只带血的手来,紧紧地握着。

    他们感到一阵安慰。

    这是一双患难夫妻,虽然没有愉快地活过多少天,但他们终于如愿死在一块。

    「阿敏,你是我唯一的知己!」何兰吃力地说出这一句话,眼睛便闭上了。

    「何兰,我爱你。」阿敏痛心地叫着,泪如雨下,接着也断了气。

    他们虽然牺牲了,不过墨西哥城的两帮最大黑势力却也因此元气大伤,销声匿迹,从此该城的恶霸横行的局面不如往常之甚。

    他们没有白死,可惜的是何兰教授那样惊人的发明没有流传下来。

    也许正如霍华所说,这一项发明,不流传下来还是比流传下来更好吧。

  -----全文完-----